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《星漢燦爛》阿飛陪凌不疑守邊關五年,一回來就亂點鴛鴦,又犯錯

終于回來了,凌不疑在邊關拼殺了五年,阿飛,阿起也跟著吃了五年苦。如今,看見都城的大門,梁邱兄弟心里感慨頗多。和他們一起回來的,還有駱濟通。并沒有人通知她,是她自己知道凌不疑要回都城,一路追趕來的。

跟著回來就算了,路又不是凌不疑開的,還能擋著人家回家不成。可偏偏阿飛這不長眼力的,非要把她和自家少主公拉到一塊,生怕別人不知道駱濟通是和他們一起回來的。

到都城門口,駱濟通把阿飛叫了過去,阿飛笑著抱拳道:「洛娘子有何吩咐?」駱濟通笑著說:「吩咐什麼?我拿你當自家小兄弟,你倒來跟我客氣!莫非是看著都城到了,要跟我生分?!」

這一番話,把阿飛給嚇到了,說實話,在邊關這五年,駱濟通對他不錯,他心里還是很感激的。再加上,他覺得駱濟通就是自己未來的少女君,他的話哪敢反駁,哪敢不聽。

所以,當三皇子,也就是現在的太子出現的時候,阿飛趕緊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駱濟通。駱濟通興奮不已,在她看來,阿飛告訴她這個消息,就是凌不疑允許她,仗著自己的名頭去拜見太子。駱家勢力本就衰落,現在若能攀上太子,以后還愁沒有發達之日。

駱濟通趕緊整理了衣裳,下車拜見太子。太子看見駱濟通,心里便明白了,凌不疑接受了駱濟通。要不然以駱濟通的身份,若沒有召見,怎麼敢出現在太子面前。太子很通情達理地邀請駱濟通一同進宮參加家宴。凌不疑的新婦,當然有資格參加為他準備的接風宴。

阿起一看,就知道自家兄弟又惹禍了。趁人不注意,一把就把阿飛拉過來,低聲斥責:「駱娘子是你叫來的吧,我看你是又想去養馬了!」

剛開始阿飛還想抵賴,可后面卻變得理直氣壯,他心里已經認定,少主公是喜歡駱濟通的,要不然,這些年喜歡少主公的女娘那麼多,為什麼其她人都被趕走了,卻允許駱濟通進進出出他們的居所。阿飛說得振振有詞。

可阿起并不這樣認為,這些年,崔侯旁敲側擊那麼多次,少主公都并未點頭。而且上次,阿飛稱呼駱濟通為「未來女君」,被凌不疑罰去養了三個月的馬。而自己稱呼程少商為「少女君」,少主公雖然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轉身卻賞了他兩匹價值千金的大宛混種良駒。

少主公心里有誰?那還不清楚嗎?偏偏這傻頭傻腦的阿飛,不長記性。阿飛的這一波操作,讓所有人都誤以為,凌不疑接受了駱濟通。太子甚至還邀請她去赴宴。阿起想想都替自家兄弟感到屁股疼。

阿飛呀,你何時才能長點心眼呀!


用戶評論